特工、袭击、核武器美国伊朗对抗60多年距离宣战有多远?

美国与冲突近日升级至白热化,引发全世界的关注。美军在伊拉克击毙伊朗圣城旅指挥官,为此,伊朗扬言报复。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警告伊朗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美国将会直接袭击伊朗国内50多个目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与伊朗之间的矛盾已有半个多世纪之久。最早伊朗问题的开端,也与美国有脱不开的关系,从1953年开始,这两个国家就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1968年:伊朗签署了《核武禁扩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伊朗承诺不购买核武器,以换取世界各国同意其制定民用核计划。

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美国支持的巴勒维国王出逃,流亡的宗教领袖霍梅尼(AyatollahRuhollah Khomeini)回国掌权,成为伊朗最高宗教领袖。当年11月,激动的伊朗学生占领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挟持66名美国外交官员和平民作为人质,一直持续到1981年1月20日才放人,过程长达444天。

其中13名女性和非裔美国人人质于1979年11月19日和20日获释,另1名人质因疾病于1980年7月11日获释。伊朗革命及人质危机结束。

1980年:美国与伊朗正式断交,没收伊朗在美资产以及禁止与伊朗的大部分贸易。当年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下令执行的的德黑兰人质拯救任务失败。

1986年:美国政府秘密出售武器给伊朗,违反美国国会对伊朗的武器输出禁令,里根总统陷入政治危机。

1988年:美国舰误击伊朗客机,机上290名乘客遇难。美国最终向支付伊朗1亿3180万美元赔偿金。

2002年:美国小布什总统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国,美国官员指控德黑兰进行秘密核武计划。

2006年:华盛顿表示愿意参加部分国家与伊朗核问题谈判,前提是伊朗答应可验证的暂停铀浓缩工作。

2008年:美国总统小布什总统派官员参加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伊朗核问题谈判。

2012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加大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如果其他国家不减少进口伊朗石油,那么美国将制裁该国的银行。随后伊朗石头出口一蹶不振,经济开始大幅衰退。

2013年:伊朗温和派总统罗哈尼(Hassan Rouhani)8月上台,并于与奥巴马总统通线多年来两国领导人的首次对线月,伊朗与五加一集团签署行动计划,伊朗同意减少核能方面的活动,以换取经济制裁的放宽和解除。

2015年:伊朗与五加一集团签订《全面联合行动计划》,达成消减核能计划。同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231号决议,敦促执行的时间表,并对解除对伊朗的制裁,通过了一些措施。

2019年4月:特朗普称,他会将伊朗的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s)列为外国恐怖组织。不过,美国国防部明确表示反对。

2019年5月: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John Bolton)说,美国将派遣航空母舰和空军轰炸机到中东地区,这项部署的目的是警告伊朗,对美国利益或其盟国的任何攻击,都将遭到反击。同时,伊朗宣布将增加浓缩铀和重水的生产;然后四艘油轮在波斯湾遭到袭击,美国说,伊朗是本次袭击的幕后黑手。

来自挪威及日本的油轮在阿曼湾遭到袭击。美国继续指责伊朗是袭击者,但伊朗否认。同月,美国政府通报称自己一架无人机被伊朗击落,美国称这架无人机当时在国际空域飞行,伊朗则称该飞机在伊朗领空飞行。媒体报道称,特朗普已下令对伊朗采取报复性袭击,但袭击开始前又收回了命令。

伊朗公开宣布,自己拥有的低浓度铀数量已经超出了2015年核协议所允许的限量。随后,美国要求英国海军拦截了一艘伊朗向叙利亚运输石油的油轮,理由是涉嫌违反制裁规定。7月底,伊朗在荷莫兹海峡附近占领了英国籍斯特纳·伊佩罗号(Stena Impero)油轮。

2019年12月:在基尔库克(Kirkuk)的一次火箭弹袭击中,一名美国承包商丧生,数名士兵受伤。美国指责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Kataeb Hezbollah)应为本次攻击事件负责。月底,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支持的者袭击了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

美国发表声明称,在特朗普的授命下,美军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炸死伊朗军事领导人卡西姆索莱马尼(Qasem Soleimani)及其他随行的5人。美方称,索莱马尼正在计划对美国外交官和部队进行袭击,这是美方的防御行动。随后伊朗扬言报复,特朗普多次公开警告的伊朗方面,要求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伊拉克议会则通过决议,要求美军完全撤离。

限制总统对伊朗动武 美国会“削兵权”恐难成功-新华网

美国国会众议院9日通过一项决议,限制总统对伊朗动武的权力。总统特朗普日前指示美军杀害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引发美国国内对美伊可能开战的担心。分析人士指出,控制众议院的一方面想收缩国会对总统动武权的授权,另一方面也想借此渲染特朗普战争决策的危险性,决议的出台也因此带有党争色彩。

这一决议由女众议员埃利萨·斯洛特金起草。决议指出,总统除非已获国会授权或需应对迫在眉睫的对美武力打击,否则必须终止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

斯洛特金说,决议旨在表明,如果总统想把美国带入战争,他必须得到国会授权,这也是美国宪法规定的。

1973年美国出台《战争权力法》以来,法律禁止美国总统在没有事先得到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把美国投入武装冲突。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专家李子昕指出,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授予总统发动战争权的法案,翌年国会通过另一项法案进一步扩大总统动武权,为后来美国总统发动伊拉克战争开了绿灯。

李子昕说,美国国内主流反对与伊朗正面军事冲突,苏莱曼尼事件后美国不同部门表态混乱,说明此举并非美国固有策略,更像特朗普总统临时起意的冒险行为,也因此总统动武权的讨论再成焦点。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美国国内大部分民众不愿看到苏莱曼尼事件让美国卷入战争,这也刺激了国会加紧对总统发动战争权的限制。

众议院由掌控,但值得注意的是,224票赞成、194票反对的表决结果基本以党派划界。决议在众议院通过后,将提交参议院投票。由于共和党掌控参议院,决议通过概率不大。分析人士认为,围绕限制总统动武权的投票党派色彩浓重,可能为民主、共和两党“斗法”提供新弹药。

众议院议长、人佩洛西在投票前表示,该决议将“保护美国人的生命和价值观”。白宫则在决议通过后发表声明说,决议具有政治意图,可能损害美国保护本国公民免受伊朗侵害的能力。

李子昕说,美国国会这一讨论基本被置于党争框架内,认为特朗普政府对苏莱曼尼的行动是过度的,共和党则认为夹带私货,将此与弹劾案等事件相配合,试图营造一场针对特朗普政府的信任危机。

刁大明认为,尽管的这一举动符合不愿开战的美国主流民意,但恐怕难以撼动特朗普的整体支持度。持续炒作特朗普决策冒进也很难在今年大选中得分。

他说,众议院通过的决议内容实际上并没有寻求推翻《战争权力法》的基本原则,只是对特朗普可能对伊朗动武设定更多条件,作用有限。此外,美国国会在掌握一手信息和快速反应方面先天不足,在战争与否的决策中相对被动,动武权天平偏向总统的现状很难改变。(参与记者:陈静)

伊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和美国开战任何团体都不能代替伊朗宣战

人民网讯 伊朗强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和美国开战,更不会通过代理人与美国打战。

沙特《中东报》引用伊朗“伊尔纳通讯社”的消息说,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法拉哈特皮什本周三对记者发表谈话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会和美国打战”。他还特别强调,“任何团体也不能代替伊朗宣战。”

报道称,伊朗外长扎里夫此前也称,“针对伊朗的行动升级,其后果对所有人都是痛苦的。”他指出,“局势升级不符合伊朗的利益,我们非常明确地说,我们不是要挑起局势升级的人,而只是要保卫自己。”

扎里夫还强调,“我们必须非常谨慎,我认为美国是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

另据沙特《欧卡兹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表示,已决定向中东地区增派1500名官兵。美国国防部称,将增派的部队不会部署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安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