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伊朗合作已产生效果这一合作击中了美国霸权的两个要害

新华社布鲁塞尔4月1日报道,欧盟1日发表声明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将于2日举行视频会议,讨论美国可能重回这一协议的前景。声明说,本次会议将由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恩里克·莫拉代表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主持。来自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和伊朗的代表将参加会议。与会者将讨论“美国可能重回伊核协议的前景以及如何确保各方充分和有效地执行该协议”。

伊朗核协议在2015年签订,其主要目标在于让伊朗维持距离开发出可以使用核武器的时间在一年以上的方式,换取对伊朗重新对外开放、进行国际金融等领域的权力。应该说,这一协议是基于有关各方利益范围内存在着的共识而签订的,是在满足伊朗不拥有核武器的前提下对伊朗市场进行开发的合作。

作为美国政府而言,其考虑更多的是满足欧盟和海湾国家的需求。美国压制伊朗的核心目标在于,在没有办法像巴列维时期那样深度控制伊朗的情况下,美国必须压制伊朗以避免伊朗凭借自身国家能力上的绝对优势让波斯湾出现一个统一的“波斯帝国”,否则这样一个“波斯帝国”将深刻影响石油供应体系,大幅度增加美国霸权下能源供应成本,进而逐步瓦解美国的霸权体系。

然而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国小布什政府原本很可能希望在打垮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后挥师东进打垮伊朗,从而实现对波斯湾北岸的重新控制。然而由于美国在快速打垮伊拉克后却由于一系列严重的政治失误让自己陷入了游击战的泥潭中,最终不得不搁置对伊朗的进攻计划。而这种半道而废的行动结果恰恰是对伊朗最为有利的,美国人帮助伊朗除掉了逊尼派的萨达姆政权,让伊朗的势力顺理成章地进入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拉克。因此,美国人自己的战略思维匮乏导致了伊朗的势力扩大,而在伊朗旁边陈兵数十万则进一步鼓励了伊朗发展核武器进行自保的决心。

伊朗本身也不弱,伊朗拥有的较好的基础设施、运行相对顺畅的政治体系、有效的国家能力和大量受教育人口,这些都赋予了伊朗极佳的市场潜力,诱发了欧盟希望进入伊朗市场的战略需求。美国需要维持对欧洲的控制,因此欧盟的愿望也需要得到满足。因此美国要在伊朗在周边地缘松绑的情况下还需一方面要填饱欧洲的胃口,另一方面又要限制伊朗的活跃,伊核协议大约是美国最拿得出手的解决方式了。

所以,美国在伊朗问题上有几个核心目标:首先,美国不能允许伊朗成为波斯湾的实际控制者;其次,美国不愿直接投入军事力量进行占领,因此他们依赖于外围军事行动和经济手段;再次,美国需要平衡盟友关系,为此也不能彻裁伊朗。

特朗普放弃这一协议的原因很可能在于其优先满足犹太利益集团的需求,并希望以此对盟友抬高要价,这本身就是美国霸权行为的一个表现,是美国国内政治外溢的结果。特朗普破坏了美国的信誉,也让盟友非常不满。现在拜登重新回来,其实就是继续延续奥巴马时期的道路,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并从以色列利益上松绑,不过拜登仍然在等待机会。

而美国的手段说到底,军事手段是辅助性的,主要是利用金融、货币上的优势掐住了伊朗的经济脉搏。中伊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恰恰是把握住了这一机会,部分绕开了美国最有力的控制手段,严重削弱美国的控制能力。同时,中伊战略合作还大大刺激了美国的盟友欧盟,他们将更有愿望催促美国回到伊核协议上。

因此,此次中伊签订25年的战略合作协议事实上对伊朗最为有利,他们可以率先破局。而如果伊朗可以通过中伊合作获得好处,这也在伊朗人心中证明了中国的价值,他们可能会比过去更加频繁的向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