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下令空袭叙利亚剑指伊朗美国战争魔咒再上演

据路透社刚刚消息,美国25日对叙利亚一处建筑物实施了空袭,该建筑物据称属于伊朗支持的某个民兵组织。两名匿名的官员告诉路透社称,此次空袭受到了美国总统拜登的批准。昨日,美军对叙利亚境内伊朗支持的一个民兵据点发动空袭,多处设施被击中。空袭是为了报复最近在伊拉克北部埃尔比勒发生的火箭弹袭击,那次袭击导致数名美国人受伤。目前这一消息还没得到叙利亚或伊朗方面的证实,也没有关于空袭造成人员伤亡的报道。

据报道,五角大楼首席发言人约翰·柯比在宣布发动空袭时表示,“在进行这种对等军事回应的同时,(美方)还采取了外交措施,包括与联盟伙伴进行磋商。”

柯比表示:“这次行动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总统拜登将采取行动,保护美国人员和联军人员。与此同时,我们的行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目的是缓和叙利亚东部和伊拉克的总体局势。”

伊朗和美国从去年苏莱曼尼(伊朗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刺杀事件就互相较劲,为了报复,伊朗后对伊拉克境内的美军发动打击,后也屡遭火箭弹袭击。15日,美军主导的打击极端组织“国”国际联盟驻地附近被击中,一名国际联盟承包商员工死亡,另有多人受伤。伊朗再次成为怀疑对象,什叶派民兵武装“鲜血守护旅”自爆是始作俑者,然而矛头依然指向了伊朗。

伊朗和叙利亚是铁打的兄弟联盟。这得从伊朗革命说起,当时战争爆发时,叙利亚和邻近的埃及和伊拉克两个国家又都闹崩了。四周无盟友可不行啊,叙利亚赶紧笼络伊朗,建立并保持着“铁哥们”一样的外交关系。两国在不少重大事件上都保持立场一致,比如1980年,在伊朗克和约旦共同谴责伊朗”入侵“时,叙利亚硬挺伊朗,否决了决议案;两伊战争时,叙利亚也出兵3万对峙伊拉克盟友约旦,还在经济上切断了伊拉克石油收入,实乃伊朗好兄弟。

时间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两国关系一如既往,甚至进一步深化。此时,叙伊二国不仅互相扶持,还共同在其他中东国家捣乱,如巴勒斯坦,如土耳其。

不过,真要是说起来,还是叙利亚对伊朗的依赖更强一些。一方面,叙利亚希望借助伊朗力量促成与以色列的“有利”和谈;另一方面叙利亚还需要伊朗帮助自己研发新的地对地导弹。

叙利亚和伊朗互相依赖,合作。这也是为什么被怀疑是伊朗制造的火箭弹袭击了伊拉克,最后遭遇空袭的却是叙利亚。因为伊朗和叙利亚和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我不分家,有难必同担,不想也得受着。

自从拜登上任以来,中东发生了多次军事行动,且多少都与美国有关,尤其是对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发动火箭弹袭击以及胡塞武装袭击沙特,白宫易主,中东反美势力首先给了拜登脸色看。

这样的空袭行动是拜登上任后的第一次,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拜登急于改变特朗普时期在中东“战略收缩”的局面,撤军虽然对于美国而言会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但是反之会降低美军在局部的影响力。美国想要维持自己的世界霸权,拜登不会认可特朗普的军事战略。就像拜登刚上任就冻结了德国撤军计划,特朗普一心想要为美国省钱,但是显然不这样认为。

美国对近期在中东发生的军事事件十分不满,这次的军事行动就是给伊朗敲警钟,不要无视美国,并告知美国正式回来了。在未来,拜登还会对中东地区实施哪些军事行为不可知,但伊朗一定会是首先被威慑的对象,包括其盟友叙利亚。(文/宋燃)

美国发出警告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16日宣称,俄军代表团在一个月内至少两次前往伊朗中部的卡尚空军基地考察伊朗无人机。这已经是美国一周内第二次发出“俄罗斯要采购伊朗无人机”的警告。

问题来了:作为全球有数的航空强国之一,俄罗斯真的需要外购无人机吗?伊朗无人机的水平到底怎么样?以及更关键的那个问题:俄罗斯买伊朗无人机,美国你急什么?

五角大楼背景的美国《星条旗报》16日称,美国获得的情报显示,俄罗斯代表团接连两次访问伊朗卡尚空军基地,“以检查他们考虑为俄乌冲突采购的无人机”。报道称,伊朗军方于6月8日和7月5日在卡尚基地向俄方展示了多种无人机,包括可以执行对地打击的型号,表明俄罗斯对采购这些无人机“持续感兴趣”。

这已经是美国方面第二次公开警告俄罗斯有意采购伊朗无人机。沙利文11日宣称,伊朗正准备向俄罗斯提供“多达数百架”无人机,其中包括能发射导弹的型号。他还说,伊朗将训练俄军士兵操纵这些无人机,使它们最快在本月内就出现在俄乌冲突中。

关于伊朗的无人机水平,《星条旗报》引用美国军事专家的话表示,“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和中东代理人战争的经验,伊朗已经拥有全球最先进的无人机技术”。

好吧,美媒的这种说法或许有几分夸张,但不可否认的是,伊朗在无人机的研制和使用方面的确有独到之处。早在20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就开始研制侦察用无人机,并在战争后期投入使用。此后,伊朗逐步建立起完备的无人机研制和生产体系。同时,美制“捕食者”系列无人机在伊拉克反恐战争中频繁因为各种原因坠毁,也让伊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当时顶级无人机的残骸,从而消化吸收西方的先进技术。

目前伊朗已经装备多个系列的无人机,既有小型的自杀型无人机,也有大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今年5月28日,伊朗首次对外公开了第313地下无人机基地,该基地作为伊朗第一个无人机专用地下作战设施,存放了上百架大中小型无人机。其中最先进的“弓箭-22”外形和尺寸与美国“捕食者”无人机非常类似,它可以携带空对地导弹、激光制导炸弹和电子干扰吊舱。根据伊朗官方的数据,该无人机的续航时间超过24小时,航程达3000公里。

除了装备的无人机型号和数量繁多外,伊朗在无人机使用方面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美国海军舰艇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活动时,就频繁遭到伊朗无人机群的“围观”。近年来,也门胡塞武装使用伊朗提供的无人机,还多次成功突破沙特防空系统的拦截,对沙特的石油设施发动攻击。

更重要的是,伊朗在实践中掌握了应对无人机的方法,先后用电子战手段捕获了美国RQ-170“哨兵”隐形无人机和MQ-9“死神”无人机,这些战利品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了伊朗无人机技术的发展。

俄乌冲突爆发后,无人机在战场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是乌军使用土耳其制造的TB2无人机摧毁了大批俄军重要目标。相比之下,长期忽视无人机发展的俄军虽然也投入了“海鹰-10”“猎户座”等无人机,但取得的战果相对有限。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方面对引进伊朗无人机的态度非常微妙。俄罗斯无人机专家丹尼斯费杜蒂诺夫表示,“俄罗斯不应忽视从伊朗进口无人机,它将有助于尽快解决在我们部队中建立无人机系统的问题。”俄罗斯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伊利亚克拉姆尼克表示,“即使伊朗无人机在性能方面证明不是最好的,但俄罗斯也需要它们。因为伊朗具备批量生产无人机的能力,而且它们经历过战场考验。我们也需要更多的无人机。事实上,无人机在俄乌冲突中成为消耗性设备,我们拥有的数量越多越好”。

此外,根据西方情报机构的说法,俄罗斯现役无人机大量采用了西方零部件和芯片,在当前遭受西方严厉制裁的情况下,俄军在短期内继续生产无人机补充战场损失就尤其困难。而伊朗在美国的长期制裁下,已经实现无人机的完全国产化。从这个角度而言,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可以完全不用看西方脸色行事。

美军在相关总结报告中提到,俄乌冲突改变了“无人机不适用于高强度现代战争”的传统观点。特别是那些中小型低空慢速无人机很难被防空系统及时发现。考虑到当前乌军在战场防空能力方面远远逊色于俄军,前线部队仅装备了“毒刺”等单兵防空导弹,对于无人机的探测和打击能力极为有限。如果俄军真如沙利文所说的“得到数百架伊朗无人机的补充”,显然将严重影响俄乌冲突的战力平衡。同时,当前乌军凭借西方援助的先进自行火炮,可以赶在俄军反应过来之前实现“快打快撤”。一旦俄军获得滞空时间长、搜索半径大的察打一体无人机,乌军自行火炮的战场生存能力就将大幅降低。

这也难怪美国要抓狂:美军倒不是没有对付伊朗无人机的办法,但这都不是某种武器就能解决的,需要动用美军整个作战体系才能有效应对,不然就很可能变成沙特那样空有先进防空导弹却依然被伊朗制造的无人机轰炸。到时候乌克兰要求美国提供更多的援助,五角大楼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