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伊朗的这个突然指控离奇!

美司法部一份新发布的指控文件描述了一系列好莱坞大片式的“密谋暗杀”情节:那个所谓“伊朗特工”据称来自伊朗革命卫队,他分别出价100万和30万美元“干掉”蓬佩奥和博尔顿,结果竟然委托给了FBI“机密线人”……

美国官方表态加上美媒“兴致勃勃的炒作”,让这个“指控”迅速成为国际舆论热点,但也立即遭到伊朗方面的严正驳斥。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批评美方指控毫无根据,具有政治目的,并且严厉警告美国别对伊朗公民采取任何行动。

被指控者,沙赫拉姆•普尔萨菲,现年45岁,伊朗革命卫队成员,在美媒报道中被简称为“一名伊朗特工”。美国检察官说,这可能是对美国2020年1月杀害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进行报复。

一开始,普尔萨菲联系上一个在美人员,要求他拍摄博尔顿的照片,用于自己正在创作的一本书。但巧合的是,这个“在美人员”正好是为FBI工作的“机密线人”。

接着,普尔萨菲又问这个线人能否雇用杀手“除掉一个人”,目标后来被证实就是博尔顿。指控文件中说,普尔萨菲出价30万美元,并承诺事后为那个线人和杀手提供保护。

指控书说普尔萨菲还就暗杀行动提出一些细节性“建议”,比如在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实施,特别提醒说博尔顿有独自散步的习惯。

除了干掉博尔顿,这个“伊朗特工”说他还有“另一份差事”,出价更高,100万美元。

这第二个目标是谁?指控文件没说。但CNN和Axios等美国媒体多方打探,说接近蓬佩奥的消息人士证实,那个美国前国务卿就是预定目标。早在上周,美国司法部就通知了他。

相关报道几乎都介绍了博尔顿和蓬佩奥的对伊强硬立场,以及他们在任时的各种反伊仇伊言行。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俩人成为伊朗特工的暗杀对象“变得可信了”。

比如,博尔顿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一直支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来特朗普政府也确实那样干了。蓬佩奥呢?美军杀害苏莱曼尼时,他正在国务卿任上。

博尔顿很快发表声明,对美国司法部、FBI和特勤局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当晚,他在CNN一档谈话节目中进一步回应。他一边打趣说“为如此低的暗杀价码感到难堪”,一边又对伊朗放出各种狠话,核心意思就是一个:伊朗“是美国的敌人”。

在美国司法部宣布相关指控后,现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也出来表态,称伊朗如果攻击美国公民,“包括现在或曾经为美国效力的人士”,将会面临严重后果。

美检察官说,这个“伊朗特工普尔萨菲”一是被控密谋买凶杀人,最高可判10年;二是被控试图为跨国谋杀提供物质支持,最高可处15年监禁。FBI10日当天就发出通缉令,但据称普尔萨菲现在伊朗境内,而美伊之间并无引渡协议。

美国司法部、FBI加上白宫高官和一众美媒“前赴后继”的指控、通缉、警告和猜测报道,让“伊朗特工试图暗杀特朗普时期两大高官”的消息立即成为国际舆论焦点。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当晚就做出驳斥,批评美方指控毫无根据,具有政治目的和动机,“旨在制造气氛并试图逃避美国政府犯下的无数恐怖罪行,比如暗杀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支持以色列政权以及扶持恐怖组织等”。

他还表示,美国对伊朗无休止的指控以及失败的对伊政策仍在延续。“伊朗强烈警告美国,不要以这些荒谬的指控为借口对伊朗公民采取任何行动,伊朗将保留在国际法框架内捍卫政府和人民的权利。

就在3天前的8月8日,新一轮旨在美国解除对伊制裁、各方重新履行伊核协议的维也纳会谈结束。伊朗谈判小组当天就返回了德黑兰。

同一天,欧盟向伊核谈判各方提交了一份关于恢复履行2015年伊核协议的“最终文本”。

伊朗方面对此的表态和以前几无差别:“最终协议必须满足伊朗人民的权益,并保证可持续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告诉补壹刀,伊核谈判一直以来的一个瓶颈,就是伊朗革命卫队的定性问题。现在爆出这个所谓“暗杀”戏码,从侧面说明美伊围绕这个问题仍然存在较大分歧,华盛顿就制造出所谓“革命卫队就是恐怖组织”的舆论氛围,试图从外围对德黑兰施加压力。

德黑兰对此的态度是,“革命卫队是一支国家军队,将国家军队归类为恐怖组织是不可接受的”。德黑兰还认为,如果恢复2018年之前的伊核协议,那么取消美国2018年后出台的所有对伊朗制裁措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华尔街日报》因此将是否将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视为伊核谈判中可能最具政治敏感性的问题。

丁隆表示,在革命卫队的定性问题上,美国国内政治保守派势力施加了很大压力,以色列对此也持反对态度,而伊朗方面也很坚持,暂时看不到美伊就此妥协的空间。

除了革命卫队定性的问题,伊核谈判还存在另一个重要分歧。那就是伊朗要求美国给出承诺,不管今后美国政府如何更迭,伊核协议不能再次被废止。

奥巴马执政时期与伊朗签署核协议,特朗普上台后,却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大规模制裁。

美国没有任何现成的法律能够让其与伊朗签署任何约束未来美国政府的协议。如果想要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得要征得参众两院的通过,对拜登政府而言,这具有相当的难度。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美伊双方之间你来我往的复杂博弈也给当前的伊核谈判蒙上了一层阴影。

拜登7月中旬的中东之行,“试图减缓正在加速的伊朗核计划”。然而,拜登7月13日在以色列做出表态:“美国不排除使用武力作为阻止伊朗研制核武器的‘最后手段’”。

等到7月16日,拜登中东行的最后一天,伊朗政府宣布对61名美国人实施制裁,其中包括蓬佩奥和博尔顿,理由是“他们支持伊朗的一个恐怖组织”。

对此,美国福克斯新闻网认为,“拜登中东行没有为恢复伊核协议提供保证,(反而)破坏了各方达成任何协议的可能”。

7月18日,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宣布,特拉维夫“正在制定军事计划,以针对‘伊朗核威胁’发动攻击”。

同一天,伊朗一名政府高官公开表示,“伊朗已经完全有能力制造核弹,但我们并没有决定这样做”。

美国财政部1日以“与伊朗有关联”为由,将6家公司和一艘船列入制裁名单。伊朗第二天就做出对这轮最新制裁的回应:决定启用数百台新型离心机。

俄真要买伊朗无人机?美国为何紧张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16日宣称,俄军代表团在一个月内至少两次前往伊朗中部的卡尚空军基地考察伊朗无人机。这已经是美国一周内第二次发出“俄罗斯要采购伊朗无人机”的警告。作为航空强国,俄罗斯真的需要外购无人机吗?伊朗无人机的水平到底怎么样呢?

五角大楼背景的美国《星条旗报》16日称,美国获得的情报显示,俄罗斯代表团接连两次访问伊朗卡尚空军基地,“以检查他们考虑为俄乌冲突采购的无人机”。

报道称,伊朗军方于6月8日和7月5日在卡尚基地向俄方展示了多种无人机,包括可以执行对地打击的型号,表明俄罗斯对采购这些无人机“持续感兴趣”。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白宫发布的卫星图像显示,“具有攻击能力”的伊朗无人机正在卡尚基地附近飞行,俄罗斯代表团乘坐的运输机就停在机场。“伊朗无人机的这次展示发生在俄代表团首次访问卡尚空军基地期间。”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美国方面第二次公开警告俄罗斯有意采购伊朗无人机。沙利文11日宣称,伊朗正准备向俄罗斯提供“多达数百架”无人机,其中包括能发射导弹的型号。他还说,伊朗将训练俄军士兵操纵这些无人机,使它们最快在本月内就出现在俄乌冲突中。《星条旗报》称,美国政府认为,俄罗斯显然已经转向伊朗帮助补充其无人机库存。“但尚不清楚这些无人机在俄乌冲突中是否有效”。

此前俄乌双方均已经否认了相关报道。伊朗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15日在与乌克兰外长德米特里·库列巴通电话时,驳斥称“这些报道毫无根据”。他说,德黑兰反对“任何导致冲突升级的行动”。库列巴没有提及“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的指控,但他表示“已经告诉伊朗外长,‘俄罗斯绝不能从任何人那里获得任何军事援助’。”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对美媒报道回应称,俄总统普京访问德黑兰期间不会讨论购买无人机的问题。俄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认为,美国官员关于伊朗将向莫斯科供应无人机的说法是基于不正确的评估和炒作。他表示,这些评论反映了“西方情报机构对俄罗斯军事工业潜力的不正确评估,认为俄罗斯从武器储备角度不会维持长期的军事冲突。”卡申还反击说,俄军发现乌军在俄乌冲突中使用伊朗产的武器,“它们本是伊朗向也门胡塞武装提供的武器,被美国海军截获后转给乌克兰。这反映了乌军补给的困难情况。”

“俄罗斯打算向乌克兰采购无人机”的消息传出后,外界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伊朗的无人机水平到底如何?

《星条旗报》引用美国军事专家的话表示,“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和中东代理人战争的经验,伊朗已经拥有全球最先进的无人机技术”。

美媒的这种说法或许有几分夸张,但不可否认的是,伊朗在无人机的研制和使用方面的确有独到之处。早在20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就开始研制侦察用无人机,并在战争后期投入使用。此后,伊朗逐步建立起完备的无人机研制和生产体系。同时,美制“捕食者”系列无人机在伊拉克反恐战争中频繁因为各种原因坠毁,也让伊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当时顶级无人机的残骸,从而消化吸收西方的先进技术。

目前伊朗已经装备多个系列的无人机,既有小型的自杀型无人机,也有大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今年5月28日,伊朗首次对外公开了第313地下无人机基地,该基地作为伊朗第一个无人机专用地下作战设施,存放了上百架大中小型无人机。其中最先进的“弓箭-22”外形和尺寸与美国“捕食者”无人机非常类似,它可以携带空对地导弹、激光制导炸弹和电子干扰吊舱。根据伊朗官方的数据,该无人机的续航时间超过24小时,航程达3000公里。

除了装备的无人机型号和数量繁多外,伊朗在无人机使用方面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美国海军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活动时,就频繁遭到伊朗无人机群的“围观”。近年来,也门胡塞武装使用伊朗提供的无人机,还多次成功突破沙特防空系统的拦截,对沙特的石油设施发动攻击。更重要的是,伊朗在实践中掌握了应对无人机的方法,先后用电子战手段捕获了美国RQ-170“哨兵”隐形无人机和MQ-9“死神”无人机,这些战利品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了伊朗无人机技术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15日还宣布成立首个海军无人机部队,除装备用于侦察、战斗等各式无人机外,还配备用来搭载无人机的多型舰艇和潜艇。

俄乌冲突爆发后,无人机在战场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是乌军使用土耳其制造的“旗手”TB2无人机摧毁了大批俄军重要目标。相比之下,长期忽视无人机发展的俄军虽然也投入了“海鹰-10”“猎户座”等无人机,但取得的战果相对有限。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方面对引进伊朗无人机的态度非常微妙。俄罗斯无人机专家丹尼斯·费杜蒂诺夫表示,“俄罗斯不应忽视从伊朗进口无人机,它将有助于尽快解决在我们部队中建立无人机系统的问题。”俄罗斯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伊利亚·克拉姆尼克表示,“即使伊朗无人机在性能方面证明不是最好的,但俄罗斯也需要它们。因为伊朗具备批量生产无人机的能力,而且它们经历过战场考验。我们也需要更多的无人机。事实上,无人机在俄乌冲突中成为消耗性设备,我们拥有的数量越多越好”。

此外,根据西方情报机构的说法,俄罗斯现役无人机大量采用了西方零部件和芯片,在当前遭受西方严厉制裁的情况下,俄军在短期内继续生产无人机补充战场损失就尤其困难。而伊朗在美国的长期制裁下,已经实现无人机的完全国产化。从这个角度而言,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可以完全不用看西方脸色行事。

美军在相关总结报告中提到,俄乌冲突改变了“无人机不适用于高强度现代战争”的传统观点。特别是那些中小型低空慢速无人机很难被防空系统及时发现。考虑到当前乌军在战场防空能力方面远远逊色于俄军,前线部队仅装备了“毒刺”等单兵防空导弹,对于无人机的探测和打击能力极为有限。如果俄军真如沙利文所说的“得到数百架伊朗无人机的补充”,显然将严重影响俄乌冲突的战力平衡。同时,当前乌军凭借西方援助的先进自行火炮,可以赶在俄军反应过来之前实现“快打快撤”。一旦俄军获得滞空时间长、搜索半径大的察打一体无人机,乌军自行火炮的战场生存能力就将大幅降低。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美国指控一伊朗人暗杀美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毫无根据”

当地时间11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就美国指控一名伊朗人暗杀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事进行回应。卡纳尼表示,美国对伊朗无休止的指控以及其执行的失败对伊政策正在延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信息声明诚聘英才广告服务纠错热线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E-mail: xi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京(2022)0000001

欧股高开 幕僚透露拜登将于中期选举后启动连任竞选(行情)-更新中

“俄罗斯经济数据将在第二季度恢复到2018年的规模。我们预计,随着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持需求,收缩将放缓到第四季度。不过,由于欧洲能源禁令将抑制出口,2023年经济将再下降2%。”,俄罗斯经济学家伊萨科夫表示。

国家冲突引发的国际制裁冲击破坏了经济贸易,使汽车制造等行业陷入瘫痪,同时消费者支出也出现了停滞。尽管到目前为止,经济下滑的速度没有最初担心的那么快,但央行预计,未来几个季度经济衰退将进一步恶化,预计明年下半年才会复苏。